外媒关注数字人民币:请接收来自西方的炽热目光

外媒关注数字人民币:请接收来自西方的炽热目光

  原标题:欧洲头条丨数字人民币,请接收来自西方的炽热目光

  商务部8月14日发了一个重磅通知,数字人民币在深圳、苏州、雄安新区、成都及未来的冬奥场景进行内部封闭试点测试。

  虽然这不是数字人民币正式落地发行,其实也还没有推出数字人民币的时间表,但一众外媒已经盯上了。

△《华尔街日报》中国扩大数字货币试验
△彭博社 中国新增两城市扩容数字货币试验项目

  为什么说这是个大瓜?

  央行数字货币有望成为货币演化的下一阶段,这是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2020年度经济报告里说的。

△国际清算银行6月发布年度经济报告,其中第三章专门介绍数字化时代央行

  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和香港金融科技和加密科技总监阿斯兰尼恩(Henri Arslanian)用最通俗的话简单介绍了央行数字货币的几个优点:

  一是可见度。今天我花了一张一百,央行是不知道自己政策的具体影响的,不了解围绕着这一百发生了什么样的经济活动。但如果是数字货币,决策者几乎能实时看到政策的影响。

  一是可追溯性。我花出去一张一百,接收它的人不知道这张钞票经过了多少人的手,但数字货币可以追溯所有的经手人。这就可以打击洗钱、打击腐败等。

  △普华永道亚洲金融科技和加密科技总监、香港大学兼职副教授阿斯兰尼恩接受总台记者专访

  数字货币的潜力和溢出效应还难被精确界定,毕竟我们还处于非常初期的数字货币时代。但我们有幸亲历这个时代。

  一场货币竞赛

  国际清算银行去年对全球66家央行作了一份调查。结果显示,超过80%的央行正在进行主权数字货币项目。今年7月,欧盟国家立陶宛争到了个第一。

  立陶宛第一个发行了央行数字货币,不过它并非可以自由流通的法定货币,而更像是一种纪念币 (收藏币)。

△立陶宛数字货币

  中国不一样。中国是二十国集团的第一个,是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第一个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并进行真实场景试验的国家。虽只是内部封闭测试,但已超出别国一个身位。

  为什么我们能?

  阿斯兰尼恩是这么说的:“自2014年以来,中国人民银行一直在积极研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遥遥领先于世界上许多其他中央银行。中国是在央行数字货币上最先进的国家之一。真正有趣的是,当我们审视金融的未来、货币的未来,在比如金融科技领域、在B2C消费者金融领域,中国可能都领先于其他任何国家。”

  别忘了中国也是一个移动支付普及的国家。用某宝某信付钱已习惯了的我们,用上数字人民币从支付行为上看差别不大。甚至大多数人估计是无感的。

  无感是好事,说明无摩擦过渡。

  所以一边是民间土壤,一边是国家超强执行力,两厢对接,我们就“先发”了。

  至于“先发”能不能“制人”,还得走着看。

  人们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先发优势。如果中国先走一步,并为全球支付系统设定标准,那么这意味着人们必须采用中国最初设定的标准。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之前的SWIFT上,SWIFT就决定了跨境支付转账信息传递的全球标准,也许类似的事情会随着新货币平台的到来而再次发生。这让许多发达经济体的一些政策制定者,美国,毫无疑问对央行数字货币这件事变得认真地对待了起来。

  △英国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高级经济学家和金融科技研究负责人巴文·帕特尔接受总台记者专访

  小贴士:什么是SWIFT?

  甲买了一批货,跨境汇货款给乙,钱从A银行转到B银行,中间就要通过SWIFT系统。目前全球居霸主地位的就是以美元为中心的SWIFT系统。SWIFT里国际支付结算约四成都是美元结算,为美元主导权提供了支撑。

  可以说谁掌握了跨境支付清算系统,谁就掌控了全球主要资金往来。

  西方走到哪一步了?

  中国在数字人民币上稳扎稳打走的每一步,都刺激着全球同行。

  中国在思考该有什么样的技术、该有什么样的设计上,是走在世界前面的。

  欧洲和美国正经历着脸书的数字货币‘天秤座’和中国央行数字货币的双重刺激。

  欧洲如何才能追赶,或者欧洲北美也发行央行数字货币?这些都进入了决策层讨论。

  英国央行推动了这种讨论。过去的一年英国央行加快节奏,在紧密跟踪中国在做什么,脸书天秤座在做什么

  △英国货币金融机构官方论坛高级经济学家和金融科技研究负责人巴文·帕特尔接受总台记者专访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文章称,中国作为第一个对央行数字货币进行真实世界测试的主要经济体,显示了中国在发展数字货币上领先美国数年。数字货币可能成为未来数字世界经济的核心,将导致美国国际制裁效力的降低。

  文章引用美国前财政部长杰克卢(Jack Lew)的话,美国过度使用单边制裁会逼迫其他国家寻求美元替代品,而数字人民币恰好是盟国和其他国家都寻求的解决方案。

  △《外交事务》杂志文章“中国数字货币是否能取代美元”

  美国在技术上是有先发优势的,只是优势暂时被美国监管政策削弱了。所以这考验的不单是技术,也是监管能力。

  欧洲呢?欧洲爱纸币。

  目前欧元区所有交易中大概76%都是现金交易。欧洲央行监事会副主席伊夫·梅施表示,欧洲民众不愿意放弃现金。而且欧洲监管者对数字货币风险抱着非常谨慎和保守的态度。

  但有些人已经急得坐不住了,比如德国法兰克福学院区块链中心的飞利浦·桑德纳教授,就到了几乎大声疾呼的程度。

△桑德纳教授发表公开信,呼吁民众签名支持数字欧元

  “欧洲已经落后了。与欧洲央行数字货币计划相比,中国政府建立数字货币的步伐要领先6~8年……数字货币已日渐成为一个地缘政治热门话题,欧洲必须加快步伐,避免未来数字欧元可能得在别家平台上流通的尴尬。”桑德纳教授说。

  货币不是太空竞赛

  货币不是太空竞赛,不是谁先上天谁就赢。货币更像是一场又有合作又有竞争的游戏,毕竟你用另一种钱跨境付款,也得对方愿意收才行。愿意进这游戏的人(各国央行)越多,货币才越能发挥网络效应。

  而2020年的疫情更是一场让人始料未及的意外。爱纸币的欧洲人,本来觉得电子支付是个选修课,没想到现在几乎成了必修。如果西方的支付习惯改变,也将给他们的央行研发数字货币带去一个前所未有的良好环境。

  所以,来自西方的炽热目光,我们先收收好。保持低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蒋晓桐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uperstarale.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